首頁>巧創業>貓便當菜:請貓咪來種菜、種稻、做面膜

  • 貓便當菜:請貓咪來種菜、種稻、做面膜
  • 林玲瑩


貓便當菜內含一個貓便盆花器、貓肥料。


「如果,貓咪可以自己賺錢養活自己就好了……。」這是一個貓咪中途之家的心聲,看似異想天開,卻是迫於龐大照顧費用的無奈。

拼圖喵中途之家目前有70隻貓,負責人陳人祥說,每月光是租金、人事、飼料、水電加醫藥費就要40萬。

一般人哪來這麼多錢?遇到這種情況,中途之家或貓認養機構,會選擇募款或批發貓食,從中賺取微薄利潤。但陳人祥認為,這不是長久之計。

為了給貓咪更好的照顧,陳人祥在台北永和租下一間廢棄幼稚園,堅持用自煮的雞湯餵貓、無毒木屑,如果遇到生病或年邁的貓,還要買藥、看醫師、吃特殊飼料,空下的教室,還打算開放園區、辦生命教育課。夢想無限美好,只是前期的軟硬體設備佈建,就花了150萬。

收入捉襟見肘,賣房、賣車、積蓄見底,陳人祥仍堅持,讓組織自給自足,而非只是仰賴他人的善心。他開始絞盡腦汁地想,什麼事貓咪做起來不費力,又可以轉換成生產力?

這可不是個簡單的問題,有養過寵物的人都知道,貓咪一天不是在睡覺、就是在放空、玩耍、吃飼料、搞破壞。這些看似很「廢」的事,怎麼變成商機?



貓便當菜,問題就是答案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鬼打牆,無意間,陳人祥在網路上看到一項「美國公園養護計畫」,主人遛狗時,把狗大便投入一個裝置,糞便在裡面發酵產生沼氣,可以用來發電,供應該公園所有照明設備的電力。

把垃圾變黃金,這個點子跟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陳人祥因此想出「貓便當菜」的主意。他解釋,貓糞在經過適度的清潔之後,以特製的酵母、木屑砂、加上高溫滅菌低速運轉的機器,持續運轉至少5個小時,就可以產出品質優異的植物生長氮肥。

「一個問題,可能是另一個問題的答案。」他靈機一動,危機變轉機。貓咪每天只要吃喝拉撒睡,就能養活自己,現成的貓大便、木屑砂,貓咪們每天都在努力生產,可說是無本生意,還能減輕工作人員清潔貓屎的負擔,一舉數得!

除了做貓糞肥,陳人祥還自己設計貓便盆造型的小盆栽容器,饒富趣味。


陳人祥找上廠商研發機器,今年10月底「貓便當菜」上市,在「拼圖喵中途之家」粉絲團販售,還附上陳人祥手繪的貓便盆花器,可愛的模樣,讓產品販售3個月下來營收達21萬。

現在,每月約可負擔30%的總支出。陳人祥預計2017年要和宜蘭小農合作「貓便當米」,用貓糞肥種稻,2月播種,10月就可以在市面上買到貓咪種的米。

陳人祥興奮地說,假使「貓便當菜」模式可行,預計一年可以打平營運成本。他還打算在幼稚園前的小空地種菜,未來可以有貓便當茶樹、貓便當羅勒、貓便當多肉、貓便當朝天椒……,貓糞肥滋養長大的植物,可以做成芳香精油、面膜、香草植物料理等等,充滿了無限想像。


如果這個世界上__消失了?

一腳踏入社會企業,連陳人祥自己都意外。因緣際會,他從開貓旅館變成貓中途之家。

陳人祥,朋友都叫他「燒賣」,原本是月入10萬的遊戲工程師,清瘦的身影,配上隨性的牛仔褲裝扮,看起來像是大學生,其實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

電影《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中有一個命題:當生命走向盡頭,你可以拿世界任何事物來換取多一天的壽命,你選什麼?什麼又是寧願失去生命,也決不交換?

 2012年,士林文林苑事件爆發,陳人祥開始關心社會議題,因為德國牧師Martin Niemöller的那段名言:「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TNR是現在普遍認為可以減少流浪貓數量的一種方式。經過結紮的貓咪,耳朵會剪去一角做標示。


他想,自己究竟可以留下什麼給孩子,是最珍貴而無法割捨的?

他想起小時候的夢想是開動物園。「如果一個地方的人,都對動物很友善,那我至少願意相信,這個地方的人是善良的。」他的眼神透露著篤定,夢想就從做生命教育開始。

當然,不是人人都有錢開一間動物園,於是他把範圍縮小,決定做貓旅館,而沒有貓入住的空房,就留來做貓咪中途之家,背後的意圖是想仿照日本「貓咖啡」模式,民眾只要支付小額入場費,就可以來跟中途之家的貓咪互動,無形中學習尊重每一個生命。

貓中途之家,顧名思義,負責收養這些流離失所的貓,嗷嗷待哺的、車禍受傷的、被虐待的、帶原愛滋的……一旦流落街頭,貓咪只能吃人類剩下的飲食和水,腎臟消化不了,有別於家貓,在良好的照顧下可活到10多歲,街貓平均壽命只有3歲。

陳人祥心中有一個理想烏托邦,希望拼圖喵這樣的做法,可以被更多的中途之家複製,「我不怕抄襲,甚至希望大家都來做這件事。」他斬釘截鐵地表示。


烏托邦願望,當貓咪都可以自給自足?

電影《十二夜》喚起大眾對收容動物的關注,民間的聲音促使政府通過新版「動物保護法」,2017年將全面實施零安樂死。

雖然收容所的貓狗不必再受12天的生命倒數之苦,但卻有更多的挑戰接踵而來,許多收容所環境惡劣,動物一旦被關進去,根本不必等12天,就會因為飢餓或感染疾病而亡。

零安樂死只是治標不治本,陳人祥認為。如果照顧貓的機構能獨立營運,那政府也能複製這套模式,公辦民營,利用現在閒置的空間,給收容貓狗更好的收容空間,又能永續經營下去。

在等待被收養的貓咪族群中,最難的非「愛滋貓」莫屬。拼圖喵打造了一間獨立教室,裡面有10多隻被感染的愛滋貓,雖然貓愛滋發病機率很低,也不會傳染給人,但仍然可能傳染給其他貓,因此,很少有飼主願意認養愛滋貓。「這些貓咪幾乎一住進來就是一輩子,」他嘆了一口氣。

採訪最後,我看著周遭看上去與一般貓咪無異的愛滋貓,問他,這群貓咪的未來怎麼辦?陳人祥開朗地說,沒關係,牠們可以一直住下去,因為,牠們每天都很努力工作養活自己。

拼圖喵中途之家開放小朋友來參觀,在跟貓咪互動的過程中,學著尊重生命。


圖片提供|拼圖喵中途之家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