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耶誕送禮心理學

  • 禮物送到心坎裡
  • 耶誕送禮心理學
  • 海苔熊/作者


轉眼間又來到耶誕節了,不知道從幾歲開始,交換禮物已經變成耶誕節的固定節目。尤其是當你又有好幾場要交換的時候,從挑禮物、送禮物、到拆禮物常常讓人苦惱不已。等等,拆禮物怎麼會苦惱呢?想像一下你收到一包福袋,裡面都是小學生的文具、筆記本等等一堆用不到的東西,不知道該苦笑還是說「真是特別的禮物啊!」

當交換禮物收到「地雷」時

那麼,如果收到一包你不想要的禮物,該怎麼辦呢?你是會把它送給別人,還是回收處理掉呢?如果借花獻佛,會不會有愧疚感呢?心理學家Adams和他的夥伴Flynn與Norton(2012)做了一系列的實驗,他們想要知道一般人收到自己不想要的禮物會做什麼決定、有什麼樣的心情、以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情?

1.想像自己是原送者、轉送者:請一半參加實驗的受試者想像自己是原先送禮的「原送者」(giver),然後問他們「如果你得知收到禮物的人又轉送給別人,心情會如何?」;另外一半的人想像自己是「轉送者」(regifter),收到這個不太吸引人的禮物,並且準備轉送給別人,接著問他們:「你覺得你把這件事情告訴原先送你禮物的人,他會有什麼感覺?」,實驗指定的禮物,是大約新台幣800元的亞馬遜購物金,結果發現轉送者比原送者感覺到更多負面的情緒,他們覺得原送者會生氣、失望、覺得被冒犯了、不舒服等等──儘管原送者覺得並沒有那麼糟糕。(註1)

2.丟掉跟轉送哪個比較好:與前面的做法類似,請贈送禮物的人和接受禮物的人去評估,「丟掉」和「轉送」,哪一種會讓人感覺到比較冒犯,結果發現送禮的人覺得轉送比丟掉好,但收禮的人卻覺得兩個一樣都不好。

奇怪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落差呢?在後續的實驗當中,Adams發現主要是因為送禮的人會覺得他已經把這個禮物的權益(entitlement)給收禮者了,但收到禮物的人還是覺得,原送者仍然保留一些「禮物應該如何被使用」的權利,例如他們可能會想:我這樣真的好嗎?畢竟這是他送我的杯子,我應該要好好對待它才是啊!

那麼要如何化解這個窘境呢?在Adams的最後一個實驗裡,研究者創造了一個「國際轉送禮物日」(National regifting day,當然根本沒有這天,是實驗者瞎掰的)。他們請受試者帶一個以前收到,但沒有很想要的禮物來,然後跟其中一部分受試者說:「今天剛好是國際禮物轉送日,你可以選擇把禮物留下來帶回家,或是轉送給你想要送的人」。如果他們選擇轉送,實驗者會給他們一個箱子,讓他們打包好、綁上蝴蝶結,並貼上卡片、寫上收件人的資訊等等。另外一部分的受試者也有一樣的兩種選擇(轉送或留下帶回家),但差別在於實驗者並沒有告知他們「今天是國際禮物轉送日」。結果發現,知道今天是轉送日的人,更願意將禮物轉送給別人,轉送之後內心的罪惡感也比較少。(註2)

換句話說,或許我們可以在交換禮物過後,再辦一個轉送禮物的party(怎麼有種禮物送不完的感覺),消消大家心中的業障感。

不NG的情侶禮物

不過,上面的方法僅限於一般朋友或者是公司同事們之間的簡單禮物交換,如果是對方把他很重視的禮物送給你,可能就不能如此草率地對待了。關係心理學家Helen Lee Lin(2012)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由於我們通常會期待自己的伴侶是能夠了解自己的,所以當對方送了一個自己拿也不是、丟掉也不是的禮物時,內心就很容易「百感交集」:難道他真的不了解我嗎?

搞得這麼複雜,不如請對方列出一個希望清單,直接按照清單上面送不就好了嗎?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如果他真的把清單列給你了,你會按照上面送嗎?Gino與Flynn(2011)卻指出一個伴侶間送禮的兩難:送禮的人希望給收禮物的人驚喜,所以不太會送希望清單上面的禮物,而弔詭的是,收禮物的人卻想要清單上面的禮物(真是孽緣啊!)。

Gino與Flynn(2011)也發現,如果你希望收到禮物的人覺得你很貼心,千萬不要自作聰明、處心積慮去找搞怪、有趣、出乎意料的禮物。那些希望清單上面的「安全牌」,反而會是讓對方覺得最體貼的禮物。

此外,「指定」禮物比「列出禮物們」好。現在讓我們把鏡頭轉個圈,鎖定收禮物的人。研究結果建議,如果你很想要某個東西(例如想了很久的後背包、放在購物車裡面一直不忍心按下購買的連帽外套等等),最好的方式就是告訴對方你想要「那個」禮物,而不是列出一張清單讓對方選,這樣對方也會更願意送那個禮物。

送錢,真的不好嗎?

好啦,我知道一定有一些人會覺得這些都太麻煩了,給我「錢」最實際;當然,也有些人覺得送錢很俗氣、沒誠意。各位觀眾,到底「俗氣」和「實際」的PK誰會獲勝呢?為了回答這個問題,Gino與Flynn(2011)這次找來了107個Southeast United States的大學生受試者,一樣一半的人充當送禮者,一半的人當收禮者。送禮者可以選擇送:

A.收禮者開出的那個想要的禮物

B.同等價值的現金(新台幣500元左右)

結果看起來是「實際」獲勝了。雖然送禮物的人都會覺得A選項比較體貼,但收禮物的人卻比較喜歡B,也覺得收到現金比較體貼──所以,如果你真的不知道送什麼,那麼紅包可能也是一種選擇。

「一加一加一」送禮術

且慢,如果你看了本篇文章之後,在耶誕夜真的送一包錢給他,可能會被說「好爛喔」!為什麼會這樣呢?其實,禮物就是一個「期待」和「完成期待」之間的拉扯。在上面那個送錢的實驗當中,由於大學生之間彼此都不認識(也就是沒有期待),倘若對方對於這個禮物沒有太多的期待,那麼紅包可能會是一個選擇(也就是說,交換禮物的時候你可以包500元的紅包);但如果對方是你重要的伴侶,可能就沒有辦法這麼草率了事。說了這麼多還是回到原點啊!如果是情侶間的交換禮物,究竟有沒有什麼對伴侶體貼、又誠意的送禮方法呢?

幸好,心理學家們發現,經驗性的禮物(experiences gifts)通常不太容易被打槍。什麼是經驗性禮物呢?可能是一次用心安排的約會、一起共進晚餐、去一個從來沒有帶他去過的地方(看台灣私房景點)、兩個人在家裡面一起玩樂高積木(或是帶樂高、布偶出去玩)、桌遊、拼圖或者是黏土等等(當然前提是要他喜歡這些活動),留下值得紀念的照片和回憶,這些都是「物質性的禮物」(material goods)比不上的。記憶永遠是情侶間最美的部分,因為它默默地記錄了兩人共同編織的時間,滿足了那種無法取代的心理連結(Howell、Hill,2009)!此外,這種禮物也不容易被「比下去」,Carter與Gilovich(2010)的研究指出,由於這些禮物的價值難以被衡量,不容易被拿來和其他姊妹或朋友比較。

綜合這些觀點,其實可採用一加一加一送禮術:

※ 先問問看他想要什麼禮物,然後盡量按照上面的禮物送。

※ 倘若他要求的禮物不是你能夠負擔,那麼你也可以包一個紅包,這個紅包的面額可以是你原先想要買禮物的預算。

※ 為彼此安排一個耶誕節的慶祝活動,在一整天歡樂的行程之後,在晚餐或睡前可以有一個精心設計的小禮物(可能是寫得滿滿的卡片、特別訂做有關於兩人回憶的物品),再加上上述兩者其中之一。

如此一來,你的禮物就包含了他想要的(清單上面的或者是金錢)、你的用心(你精心製作的小禮物或卡片)、還有兩個人的共同回憶(當天的經驗性活動)。

不要奢望他了解你

其實,禮物一開始是一種傳遞關心的方式,但送禮的困境之所以會產生,主要是因為隨著感情的推展,我們開始對彼此懷抱著一些期待,而當這期待落空的時候,我們會將它與「唉,果然他還是不了解我吧」或是「糟糕,我是不是不能滿足他要的」做連結。解開這個困境的其中一個有效方法就是,不再因為禮物而感到患得患失,事實上,沒有一個禮物可以決定一段關係的好壞或是去留,也沒有人可以在你什麼都沒說的情況下,每次都猜中你要的是什麼。畢竟,成熟的關係從來不在於奢望對方能懂,而在於自己是否願意先跨出一步去溝通。

註解:

[1]其實並沒有真的那麼嚴重啦,他們請受試者評估1到5分的分數,5分表示非常不爽(offended),1表示沒什麼感覺,(轉送者平均覺得原送者會不爽的分數是2.72分,標準差1.11分;原送者真正感到不爽的分數是1.90分,標準差0.83分。

[2]其實這個實驗分成兩個部分,而這裡用罪惡感是比較籠統的說法。在後續的研究當中,他們邀請了118個研究參與者隨機加入下面三種情境:A原送者、B收到禮物並且轉送的人、C收到禮物並且在國際轉送禮物日轉送的人。結果發現,「覺得原送者被冒犯的程度」是A=C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