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你是玻璃情人嗎?

  • 揭開感情韌性力
  • 你是玻璃情人嗎?
  • 海苔熊/作者


你有沒有遇過這種人:工作量是你的一半,抱怨和休息的時間卻是你的兩倍,一點點事情交到他手上就愁眉苦臉,企畫案或是開會有什麼臨時變動,他就叫苦連天,可是他雖然什麼事情都做得比較少,卻也沒有比你快樂。

或許你第一個出現在腦袋裡的詞彙是「草莓族」或「抗壓性低」,但心理學上我們給這類型的人一個名稱叫做低韌性(low resilience)。他們自我效能感很低、常覺得無助、總是被動等到問題來「解決」自己、擔心事情會失去控制、做事衝動、經常擔心不好的事情發生,而當那些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他們又很容易認為是自己的錯、是自己不夠好。

除了跟他們共事會很辛苦之外,和他們戀愛的人可能更辛苦——他們雖然希望有人能夠來愛他們,卻也同時弔詭的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感情裡的玻璃心

如果你曾經遇過這樣的人,跟他們講話都變得很小心,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戳中他們的玻璃心。

「我這個星期事情好多,你可以幫我弄那個企畫案嗎?」他一手捏著自己的脖子按摩,呼了一口氣向妻子請求。

「咦?上次你不是說,老闆決定要自己弄那個案子嗎?」

「你不想幫忙就算了,我自己弄。反正累死了,也沒有人會在乎。」他說,把領帶甩在沙發上,砰地一聲就自己關進書房,留下錯愕的妻子。

在上面這個例子中,你會發現太太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她不要幫忙,可是先生就自己腦補,覺得一定是因為太太不想幫他才說出這樣推託的話,像這樣玻璃心的互動關係,也有可能發生在情侶互動中。

「剛剛地震你有發現嗎?」女孩傳LINE過去給他。過了一個半小時之後,才收到回覆。

「沒有耶,不好意思我剛剛在趕車沒有發現。」

「沒差,反正你一定沒想到我。」她立刻回覆。接著不論男朋友傳什麼樣的訊息關心,她都已讀不回。

腦袋裡的信念系統

為什麼有些人的心這麼脆弱,只要說一兩句他就受不了?理情治療大師Albert Ellis 說:「真正困擾我們的往往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們對於這件事的看法。」根據他的ABC 模式,當一件事情發生(Activating event,例如地震),我們的信念系統(Believe systems)會對那個情境產生一些解釋(你沒有打給我、還那麼慢回LINE 就代表你不關心我),接著會對這個詮釋做出一些行為反應(開始生氣,然後已讀不回)。

你可以看到第一個例子裡的先生,和第二個例子裡的女孩,都只是遭遇到一個小小的壓力事件,卻有這麼大的爆炸反應,其實是因為他們腦袋裡面對於人際關係的不安:他們不相信對方會「在身邊」陪伴。

那麼,這些「玻璃情人」的不安是從哪裡來的呢?科普作家Christina Berndt 回顧過去有關於韌性的研究發現,在我們的生命中經常有一些「模糊的危機訊息」(像前面的例子當中,太太對企畫案的質疑、以及男朋友沒有即時回訊息),我們之所以可以「不把自己當成受害者」,而且認為生命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是因為我們幼年被照顧的經驗,讓我們相信,儘管事情再糟糕,還是能夠掌控局面。

缺愛的人,也不知如何愛人

讓我們想像一個相反情況:若從你有記憶開始,媽媽就常常不在家,父親在很早的時候就外遇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偶爾才會回來,一回來就是大聲吼叫、摔東西、和媽媽拿錢。筋疲力盡的母親,還要同時兼兩三份差來還清債務,根本沒有太多的機會可以管你。每天半夜你都會驚醒過來,看看媽媽有沒有在你的旁邊躺著和你一起睡,可是卻經常發現,你旁邊的位子是空的,只有掀開一半的棉被。

如果你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在你很脆弱、不能為這個世界做出任何反抗的時候,就有太多的不可控制,甚至連承諾你一起睡覺的母親,都可能會中途離開,你要如何去相信這個世界,又要如何接受自己是可愛的?

「從小學開始,我就不再相信自己能夠解決問題、不再相信有人能夠真的幫助我。因為只要不要相信、不要努力,就不會失望。」多年前一個女孩曾跟我分享這句話,至今我仍記憶猶新。

這其實就是心理學裡面著名的習得無助效應(learned helplessness):當一個人相信他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的時候,他就會選擇放棄來節省精力;同樣的,如果他發現太過相信一個人會受傷的時候,他就會在一開始,就把事情往最壞的地方想。

一群蒼蠅教會我們的事

Martin Heisenberg 曾經用蒼蠅進行實驗,他把一群蒼蠅關在底部會發熱的小箱子裡,如果牠們在箱子裡面跑來跑去,底部的高溫就會漸漸冷卻下來;另外一群蒼蠅比較悲慘,不論牠們怎麼跑,都還是沒有辦法減緩高溫刺燙著牠們的腳。而第二群蒼蠅已經學會了「做什麼都沒用」,即使換了實驗情境(只要移動就會減低溫度),牠們還是選擇一動不動的等死。

我們再把鏡頭從蒼蠅拉回人身上。多年下來心理學的研究也發現,如果孩子在10 歲之前沒有獲得足夠的關愛,他們也很容易覺得「自己做什麼都沒用」,缺乏自我效能感(self-ecacy)。他們可能會抗拒冒險、對於一些小小的威脅就過度敏感、遇到困難就選擇逃避、或是從負面的角度來看自己,而這樣的狀況會擴及他所有的生活層面,包括學業、工作、還有人際關係。

增加韌性的5種方法

那麼,如果你就是玻璃情人,那該怎麼辦?正向心理創始人Martin Seligman 曾提供一些增加韌性的方法,強化一個人的玻璃心,我加上一些自己的詮釋和經驗,整理如下:

方法 1 設定剛好的目標:

玻璃情人總是為人際關係設定一些「無法達成的目標」,讓自己最後「可以失望」。例如「他一定要無時無刻的陪著我」、「他一定要把我放在第一位」或「他不可以和我以外的其他異性單獨碰面」等等,這些有時候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拿來要求情人,然後羈絆著彼此的關係。

方法 2 規律運動:

許多研究都發現運動有助於身心健康,減少壓力荷爾蒙、增加愉悅的感受。壓力的時候,愈是要好好照顧自己,當你想要拿起酒杯,不如試著換上跑鞋。

方法 3 表達感謝:

感恩是一種很特別的力量,它可以讓受惠者覺得開心,同時也可以讓施惠者覺得自己的付出是有價值的,且在這樣一來一往的過程當中,你也建立更安全的連結。

方法 4 從遠處想:

你發現自己困在一個點的時候,試著去想想看,10年後的你會如何面對這樣的困境?有沒有一些不同的可能?當我們能夠從遠處去想的時候,就會發現我們經常庸人自擾。

方法 5「dot-be」:

如果壓力大到你無法控制,甚至因此影響感情關係,讓你的心漸漸玻璃化,你可以記下這兩字口訣。這是正念教育計畫(Mindfulness In Schools Project,MISP,https://mindfulnessinschools.org/)在學校推行的方法,第一個字「dot」是要我們停下來,第二個字「be」代表深呼吸(Breathe)。藉由這種方式,你可以慢慢練習活在當下,不被自己的「多多慮」綁架。

培養感情裡的「韌性力」

那麼,如果「對方」是玻璃心怎麼辦?輔仁大學的利翠珊教授多年來對「婚姻韌性」的研究,或許是一種可能的解套。她曾收集了215對在過去一年中曾經歷過重大生活改變的夫妻,發現高韌性力的丈夫較願意犧牲(例如,太太不喜歡他打高爾夫,他就沒去了)、忍讓,而且有較佳的衝突處理方式,處事也較為冷靜理性;高韌性力的妻子則是在兩人意見不合時,較少直接和丈夫嗆起來。換言之,當對方是玻璃情人的時候,你還是可以進行一些自我調整,減少感情裡的衝突,增加彼此的彈性。

那麼,要如何增加「婚姻韌性」呢?

利教授在另一項研究中,針對19名「在逆境中仍有滿意婚姻關係」之夫妻進行深入訪談,發現婚姻韌性的形成歷程其實相當複雜,牽涉到個人對婚姻的信念、如何因應衝突、婚姻裡面的互動與權力拉扯等等,不過,其中最重要的是「對婚姻有著很高的承諾,為了維繫婚姻,可能有較多的妥協與退讓」。提供2個具體的做法:

1 看見關係的正面:

有陰影的地方就必然有光,如果他總是看見黑漆漆的那一面,先不要急著把他拖出來,而是要先練習進入他的世界。當一個人覺得被「懂」了,那種被愛的感覺也會慢慢長出來。但你得記得「回到正面」的路。

2 以「我們」為單位:

衝事業的這幾年,很難把彼此放在第一優先。但是,當你為了開會而晚歸、為了加班而爽約之前,可以先試著從「我們」的觀點來思考,如果我希望這段關係能長久維繫,我還可以做些什麼?有些時候,甚至只是一通電話或一則訊息,就能化解對方的不安。

一個人的玻璃心並非一瞬間被鑄成,很多的時候,過去失愛的經驗讓一個人不願意再去相信自己和感情,而這樣長期的創傷,需要一個穩定的力量。當對方對關係有許多的猜疑、對於各種模糊的訊息很容易脆弱地往負面的方向解釋的時候,你的「堅定」,就是他最重要的安全感來源。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