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是什麼綁住了你們的感情?

  • 當甜蜜成為包袱
  • 是什麼綁住了你們的感情?
  • 海苔熊/作者


為什麼我們常常在讀了許多相關的文章之後,自己的感情還是沒有太大的改變呢?

其實很多時候影響關係的人,不只有手上拿著雜誌在讀的人,還有很多外在系統。常常那些對關係真正有影響力和權力(Power)的人,根本不會拿起這些自我改變的書來看,因為對他們來說:現在的狀況很好──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樣的「好」,是犧牲伴侶的快樂換來的。

看見關係裡的「卡車送貨圖」

某次系上趙淑珠教授的婚姻與家庭課程中,博士生姝蓉整理心理學家Huston的三階層理論(Three-level model),在黑板畫了「卡車送貨圖」,讓在場同學嘆為觀止!

A 伴侶互動

圖片中央,兩人之間的箭頭代表彼此的溝通和協調。我們常說感情是兩個人的結合,所以不論朋友遇到問題,或者是你自己在感情上遭遇困難,經常都會看到彼此在關係裡做了什麼,例如在衝突時說難聽的話(對啦,你只會想到你自己!),或一些細微卻損傷關係的動作(離開房間把門重重地摔上),甚至非語言的微表情(翻白眼,發出「嘖」的聲音)等。以婚姻來說,伴侶的互動大概分成兩種:

■ 巨行為(Macrobehavioral):家務分工、教養小孩、一起度過度假時間。一般來說婚姻滿意度雖然隨時間下滑,但在家務能進行比較好的分工後,婚後混亂痛苦也會緩解。

■ 微行為(Microbahavioral):相對在這段關係裡做什麼(what)或誰做(who),或許更重要是該「如何做」(how)。微行為就是伴侶互動是充滿敵意、互相支配、或溫馨,甚至是否享受等。例如前陣子我到社區演講,雖是清明連假還是有不少爸媽願意暫時「拋下家庭」參加。印象深刻是有個媽媽說:「有時候我覺得放假太久,久到我都想尖叫。來上課對我來講才是真正的放假,因為可以脫離家裡的混亂,讓老公去煩惱,哈哈。」其實很多時候放假不等於快樂,假期時間(leisure time)也不等於有品質的時間(quality time)。

B 感情包袱(個人裝備)

兩人進入感情並不是「空手而來」,而是背負過去感情包袱,包括原生家庭對婚姻或愛情的想像、前幾段關係中受的傷,才開始建立兩人關係。

圖中兩人背後的「包袱」是從卡車搬下來,有時卡車司機(可能是原生家庭)會硬「塞」東西給你(好比「女人要三從四德」),甚至直接把卡車開進你家。

例如雖強調男女平等,但如果婚後連續三胎生女孩,通常婆婆會問:「媳婦怎麼連金孫都沒給我抱?」媳婦可能下意識覺得自己的肚子不爭氣。

我們都是帶著過去包袱進入關係,有些是明顯外在特徵(physical makeup),有些是心理特質(psychological,如節儉、對批評敏感等),有些是對婚姻與家庭的信念(Beliefs and feeling,如「男人是一家之主」),這些都是卡車「貨物」。辨認貨物影響我們的關係,就是很重要的練習。

C 交通狀況

另外一個時常忽略的因素,是卡車一路開來的「交通狀況」,也就是「環境影響力」(Macroenvironment)。在卡車送貨過程中,靠卡車近的幾輛車可能影響卡車行進、抵達時間、閃避逼車而有貨物掉落等等。感情中爸媽、親戚、朋友、工作環境、孩子的學校等等,不知不覺形塑某種「價值觀」或提供具體協助。如朋友幫你找新居仲介、姑丈幫你出一部分頭期款等,這些都可能影響婚姻感情。當然,社會對單身、不婚者的觀感、政府托育政策、生子津貼等也都可能參與結婚生子的決定。當生長在家庭政策妥當的國家,就像政府把馬路鋪好鋪平一樣,車輛會較少顛簸,裝載貨物也不會受損害。

我們很少發現「路面」的重要,但當它阻礙你的時候,可能會和其他因素一起「共謀」陷害你。例如朋友Sharon新婚後每天和先生為錢爭吵,她總問先生:「為什麼你們家不願意在經濟上幫助我們,明明第三胎也是你媽說要生的!」先生就回她:「什麼『你們家』?聽清楚了,從妳嫁進來以後就是『我們家』的人了!」然後兩人就開始針對彼此的婚姻價值觀(包袱)冷戰,太太覺得夫家應該拿錢來幫忙「金孫」(包袱),先生覺得太太從來沒把他媽媽當「自己人」(包袱),他媽媽也說Sharon「不守婦道」(包袱)。幾個月後再遇到她,這個看來難解的問題,竟因市政府制定新育兒津貼(路面)大逆轉。

「當我終於不用跟婆婆拿奶粉錢時,我同時也拿回了我的自尊。」Sharon說。

從卡車理論中脫困

「如果婚姻一直受到家人、朋友、或社會的限制,如何能走出自己的婚姻之路?」我問姝蓉,沒想到她還沒回答,同桌另一個博士生禹婕說話了:「別那麼悲觀,儘管卡車送貨過來,但我們也可以選擇不收啊;甚至可以幫家裡換堅固的門,讓外在影響變小。而且我覺得這並不是單向的耶!我們做的事也會影響父母親的決定,就像我有幾個朋友生女孩後,一開始公婆不滿意一直想生男的,但相處後發現孫女也很乖,還願意平日幫忙帶小孩呢!」

根據Huston的理論,這個過程的確是雙向的。換句話說,在卡車圖裡不只兩個人可以替換包袱內的東西(婚姻信念)、還可以退貨、放回卡車、客訴等等,讓兩個人的相處有更多的彈性。

趙教授指出,雖然背景因素很多時候影響我們的決定,但是互動關係中的兩人,也可以決定各自原有卡車上的東西,在自己關係中如何出現或不出現。例如當你發現自己又開始在關係裡複製母親的價值觀時,仍然可以給自己一個空間,做出和以往不同的事。

「如果能覺察包袱裡有多少是自己喜歡、想要的價值觀,哪些是不想要,硬被爸媽、或文化塞進來,便會有一種決定權,要不要把這些元素拿出來互動。所以『覺察』很重要。」姝蓉接著說。

不過,具體要怎麼做呢?以下歸結出幾個層次的方案,同樣以交通規則「停、看、聽」來協助記憶:

■ 停:發生問題時,先不要立刻就覺得是自己的錯。例如,當女友抱怨你不能體諒她,你心裡OS「還敢說,也不想想是誰比較辛苦」的時候,可以先緩一緩,不要把情緒責任賴在兩人身上。

■ 看:回來檢視卡車圖,看看當下的狀況有多少是兩人相處互動造成,又有多少是受過去包袱、卡車交通狀況影響。在上面的例子裡,女友的抱怨可能部分源自公司的壓力(交通狀況)、部分是因為她要求完美(包袱)卻又怕被裁員,頓失經濟來源,因為她不想像媽媽(卡車)變成依賴男人的女人。有時候困擾我們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們對那件事的「小劇場」,練習適時把一些責任還給其他背景因素,通常會讓我們心裡比較好過一些。

■ 聽:當我們看清楚衝突全貌,就比較能放下自己的防衛,仔細聽聽伴侶想說什麼。在聽的過程中,也可以一起討論「目前我們能鬆動的是什麼?無法影響和改變的部分是什麼?那些無法改變的部分,是真的一丁點都不能鬆動嗎?」延續上面的例子,倘若你無法減少女友的工作量,你能不能把她對你說的「不能體諒」解讀成一種吐苦水、想要你來關心她的訊息?而且真的無法改變她的工作環境嗎?她當前真正需要的是情緒安撫,還是實際解決(例如要你幫她找新工作)?

「其實對於當事人來說,光是『看見』這張卡車圖,就能有許多不同的轉變,當他不再責怪自己、逐漸長出能量的時候,或許也更可能去調和外在的壓力。」趙老師說,大家終於投以希望的眼神。

是啊,很多時候我們在感情裡面過得辛苦,並不是因為做得不夠,而是做得太多。想要控制一切、想要讓事情好轉、想要讓對方多愛自己一點,卻忘了感情不只是兩個人的事,放過自己反而能成事。

註:本文內容由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李明鋒、胡甄容、陳姝蓉、陳儒樺、劉禹婕與教授趙淑珠共同討論整理而成。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