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潮人物>兩代歌手「原浪潮」

  • 兩代歌手「原浪潮」
  • 游常山.張卉穎/作者
  • 李芸霈/攝影
  • 在滄桑和天籟之間
    該怎麼描述一個來自海洋和土地的民族與音樂的關係?他們天生的好歌喉,與其說是來自祖先的孕育,不如說是來自陡峭嚴峻的海岸山脈,還有它背後、那廣邈無際的藍色太平洋。
  • 《30》雜誌 2005年9月號 第013期 │ 2005-9-1


這是一群以音樂為認同的子民。來自大地的聲音中最感人落淚的,又非胡德夫莫屬。

胡德夫是誰?林懷民認為他是「台灣最動人的聲音」,蔣勳認為他「深沉豐厚的聲音,使我想起東部聳峻的高山,使我想起澎湃廣闊的海洋」,而跨越世代、目前最紅的電視【康熙來了】主持人蔡康永都感動得說,「二十多年來我見聞那麼多人,結果我再一次見到胡德夫,還是這麼感動!」

就連企業家也被打動。明碁電通集團董事長李焜耀,將胡德夫暌違近30年的首張專輯CD【匆匆】一口氣買了300多套送明基幹部;其實細說起淵源來,李焜耀是胡德夫在台大的同學,只是不同系;台大太大,當年無緣認識,但是KY(李焜耀別名)可是從二十多歲出頭就迷他的歌。(胡德夫同屆畢業的台大名人無數,例如馬英九市長就是;而李焜耀太太更是胡在台大外文系的學妹)。

高鐵董事長殷琪也是他的歌迷。而學者出身的台北市文化局長廖咸浩更幾乎以寫學術論文的認真態度,大力推薦、詮釋胡德夫「人生行路」的孤高、寂寞和優秀。

東華大學教授孫大川曾以「黃昏的民族」來形容台灣原住民的處境困難。那是一種在全球化壓力下,少數民族的文化和語言即將無可避免「融入主流」的「失語」危機,(何況原住民還沒有文字!)而胡德夫不甘接受這種命運,他「以個人對抗集體」的奮鬥過程,幾十年來的抗爭過程走得如此坎坷,近乎殖民地對抗帝國主義的悲愴慘烈處境,使得胡德夫的人生,幾乎佐證了台灣自有漢人移民以來的四個世紀的歷史過程。

1987年台灣解嚴,解嚴前一年,原本和「黨外人士」走得很近的胡德夫,意外沒有應「美麗島諸君」(包括已過世的民進黨黃信介、前行政院長游錫*等二十多人)之邀,出席「民進黨創黨餐會」;從此胡德夫雖然仍堅持在街頭爭取族人權益,但是和民進黨漸行漸遠,成為社運份子的「孤鳥戰士」。

因為不願被主流勢力「收編」,常常上街頭爭原住民主權和尊嚴,尤其多年來「還我土地」「救援華西街原住民雛妓」「原住民正名」等轟轟烈烈幾次行動,使胡德夫在大陸也很出名。

1991年,大陸召開「全中國26個少數民族圓桌會議」,胡德夫代表的台灣也應邀到雲南與會。北京幾位人大代表、部長級官員一聽到他,馬上力邀他到北京訪問二星期,看看半世紀前被陳儀(1947年時期的台灣行政公署長官,約等於台灣省主席,因為不當施政導致228流血事變的關鍵人物)派遣到大陸,支持國民黨軍隊打共產黨的原住民同胞。他們有些客死在異鄉(北韓)沙場上,有些在戰爭中活了過來,1947年以後卻再也回不了美麗的家鄉;輾轉流落大陸各省,很多人被共產黨俘虜後,險些被槍斃,都被毛澤東最信任的「紅朝宰相」周恩來救了下來,當年有五百多人,現在連同第二、第三代,共有三千多人,每一家的故事都曲折悲壯,令人涕下。

時代阻隔不了的至情

全文請見紙本雜誌。

 

 

        做自己的CEO,讓人生有意思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